罪后(/14)2014-05-20 14:00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罪·后   文/图 吕剑   5月16日,晴转多云。   一早,港城的人们纷纷走出家门,或脚步匆匆走上各自的工作岗位,或直奔农贸市场买上一斤刚刚打捞上来的海鲜。安静了一夜的北部湾大道因此而喧闹起来。这天与w88985w88top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们一同走进办公大楼的,还有24位候审涉案人员和他们的亲属。   开庭时间一到。这24位涉案人员在法警的陪伴下,走出候审室,走到法官和公众的面前。候审室和审判庭之间,只有一条短短的走廊连接。这24位的涉案人员,还有30余位陪同法警的队伍,把整条走廊都给占满了。这或许是这条走廊迄今为止最“热闹”的一次,却也是迄今为止牵动着最多国人心的一次“送审路”。   在他们的名下,共同挂着一个“跨国贩卖婴儿 ”的刑事案件。他们就是轰动中越两国的中越贩婴团伙。24人的团伙中,涉及中国、越南两个国籍的国民,而就算是同为华夏同胞,他们当中也有广西、广东两省的百姓,以及归国华侨。   庭审当天,他们统一穿上了看守所的蓝色服装和黄色马甲。带越南孕妇偷渡入中国产子后贩卖或直接从越南把婴儿偷渡入中国贩卖,这笔“发财”的买卖让原本生活没有交集的他们,在彼此的人生中走出了相同的轨迹。这包括落入法网和锒铛入狱。   贩卖婴儿得到的钱财,改变了24位犯罪嫌疑人的生活,让他们的生活充满了刺激和惊喜。这使得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从事这一活动。但是,当他们同时出现在法官的面前,静静地听法官对他们今后命运的裁定时,掩襟不尽的泪水已经不能冲洗掉自己的罪行。   庭审结束后,这24位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就立即更改为了“犯人”,公众席上的亲属们也随之成为了“犯人家属”。与家属的见面时间,成为了家属们面对“突变”而伤心落泪的时间。家属没在现场的,犯人唯有自己拨通家人的电话,“报告”这一身份的变化。   伤心的哭声,对于宣判书来说,是那么的无力;却是对罪行最为直接的宣泄。毕竟,犯罪之后,天平不会倾斜,笔直的秤杆只能带你去给自己的罪行赎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