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雕 (/16)2013-11-18 12:00

被雕刻的时光  文/图 吕剑  伏波将军与我们这座城市有关系吗?每次路经北部湾大道的伏波广场我都在想这个问题。  考证历史之后才发现,我们这座城市里的伏波将军就是东汉光武帝时那位“马革裹尸还”的马援。  开始我还以为伏波将军指的是某个特定的人,其实不然,这个仅仅是古代对将军个人能力的一种封号。伏波其命意为降伏波涛,历朝历代中曾出现多位被授予付伏波将军的人物,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马援,以至后世,这个称谓成了马援的代称。据史料记载:战国时,各国多以卿、大夫领军。秦置将军,掌征伐战斗,往往事讫即罢。汉初承秦制,虽设将军,但不常置。至汉武帝时,战事频仍,将军广置,名位最高的是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卫将军,其次是前、后、左、右、中将军,还有名目众多的封号将军,如强弩将军、拔胡将军、浚稽将军、贰师将军、横海将军、楼船将军、将屯将军、护军将军等。伏波将军即是这众多封号将军中之一号。  广场上的石雕原本只是大山里寂静的花岗岩,它们来到城市之前,已经存在了亿万年,而马援出现的年代,距今也不过两千年,亿万年的岩石与千年的马援本没有太多的纠葛,只因岩石不朽,后世的人们才以岩石为载来纪念他的功德。  叮叮噹噹的凿石之声落尽之后,伏波将军清晰地显现在岩石之上,仿若“穿越”一般,当岩石被雕凿之后,时光重回了千年,这一切,都因为广场上那群寂寂无名的石匠。  为我们这座广场雕刻时光的匠人,都来自河北曲阳,据师傅们自己介绍说,曲阳雕刻始于汉代,两千年来传承不衰,是中国的“雕刻之乡”。一名学徒从入行到最后满师出门,要在终日粉尘与噪声混杂的石场上至少工作三年。“没有满师的人是不能出来在全国各地干活的,师傅们也不会把徒弟带出来,只有自己成为师傅,才有机会出来揽活干。”石匠师傅们说:“我们那里的规矩就是这样。”  在为我们的城市雕凿伏波将军之前,这群从曲阳来的石匠,最少都在全国各地跑了四年,走过十几个城市的工地,而那些更资深的师傅,几乎都把中国走遍了,因为城市建设的深入,很多地方都有这种石雕技艺的需求。“我们的工资都是按活来算的,有包工的,也有按天算的,最少350元一天,多的能到4、500元一天,这要看个人的手艺来定,手艺好的价钱就高。”做石雕的师傅说:“如果活少的话是按天算工钱的,如果活多,老板都会采用包工的形式,这是防止大伙磨羊工偷懒嘛。”。  从一个城市再到另一个城市,从不久留,他们的手艺在不同的城市得到体现。看着广场上的花岗岩一点一点地变成石渣,塑像一点一点地显现,若干年之后,当他们再有机会重游自己当年做过的工地,他们会有什么感触?犹如两千年前,这些石匠的前辈们有没有同样雕凿过伏波将军像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