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料熟料(/16)2014-05-21 12:00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青料,熟料   文/图 吕剑   启动绿色的电源按钮,一股让人头大的轰隆声从秸秆揉丝机的粉碎斗腔里传出来,这还是没有添加草料的情形,如果人为地往机器里推送草料,两个人面对面,即使是相互大声喊话,也无法听清对方在喊些什么。   这样的轰炸,王飞朝和她老公黄渐每隔半年时间就要重复忍受一次,每次前后陆续三个月。作为肉牛养殖的主力饲料,把青料腐熟了再投喂给牛只,就必须经过青料的破碎和渥堆腐熟这两道关,无法省却。   与让人头大的机器轰鸣声相比,破碎后的草料显得更难缠。如果不是浑身上下全副武装,谁都无法在草料池里待上半分钟,因为机械扬撒上来的破碎草料接触到皮肤之后,很快就会让那股令人不舒服的痒扩散开来,除非有个水源清洗干净。   一个草料池可供养殖场里的牛只吃一个月,但这一个月的料却要在一天之内全部破碎,并且密封好。青料破碎后会产生热量,如果当天不密封好,有可能会引起一池草料全部腐坏而无法成为牛的饲料。   养肉牛的市场行情还不是一般的好,收购价80元/斤,而且还不愁销路。   两米高的草料渥在池子里,至少有三吨多,要在一天内完成一个池子的备料,除了渥堆的技术,更多的是加工草料时所耗费的体力。   一年两季,冬季做甘蔗叶,夏季做玉米秆,每次做6个池子,每个池子够牛吃一个月,一年又一年,王飞朝和她老公黄渐看着草料池里空了又满了,牛栏里的肉牛小的变大,大的出栏,然后又有新的牛只补充进来,循环往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