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骑行记(/24)2015-10-20 18:00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南山骑行记   文/图 吕剑   想想着自行车上南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刚开始的时候,对南山没有概念,数次从山脚下经过,却从未想到过要上去看看。直到后来有一天,花了三个小时从家骑到南山的山脚下,准备骑上去却只走到半路就让家人的一个电话从半山腰“打”下山来,从此,骑车上南山的念头在头脑里扎下根来,挥之不去。   有人说,骑车上南山这样的事,必然要有动力才行,可是我却不知道骑行的动力是什么,在我看来,只要你喜欢,你随时可以出发。就这样,我胯下的自行车陪着我骑过了将近2万公里,穿州过府跑过很多地方。   骑车的人都有一种爬坡情节。对应着一个上坡,必然是一个下坡,尽管上坡只能慢慢往上磨,而下坡却是一种欢畅。更有骑行的车友用“上坡如吃屎,下坡如拉稀”来总结了爬坡与下坡对于人的状态。骑行南山,上坡如吃屎是对了,但下坡如拉稀却不太对。因为南山突兀的海拔实在让人在下坡的时候无法畅快。山高985米,从山脚下到山顶约9500米。也就是说,每爬1000米的坡,海拔就会升高100米,这样的海拔升限,让人在上坡的时候只能机械踏着脚踏爬爬爬。上山的路标好像永远都是一个向上的箭嘴往左或往右,表明这个上坡上完之后还要上,陡坡,陡坡,还是陡坡。   但到了下坡之时,向上的陡坡转而向下,骑车重心高,还要死死捏着车闸,以防车速过快而飞出路面,神情高度紧张,可谓胆战心惊,这一来,下坡如拉稀就像遇到了痔疮发作,总也不敢放开车闸冲到底。   第一次骑南山,半途而废,但在山脚遇到个开摩托的人说,骑车上到顶要一个小时。这么陡的山,一个小时对于我而言,应该只能爬个大半,因为本人体力有限,不是猛人。果不然,爬山一开始,南山就给了个见面礼,先来个陡坡,只能用1×3的档位来骑,上完坡,拐个弯,再来一个陡坡。在开始的2公里,两个大大的陡坡足够让很多的人心里直打鼓。好在3公里过完之后,山势趋缓。但后来实在也记不清拐了几个弯,上了几个坡,总之,一个坡之后必是一个转弯,一个转弯之后必是一个坡,或陡或缓,不停地向上骑就是了。慢慢地,山下的村庄开始变小,成为一个整体出现在身后,然后能看到自己来时经过的路拐过的弯爬过的坡。   然后你听见声音逐渐大了起来,然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只剩下喘气的声音和车轮摩擦地面时发出的声响,再然后,身旁的群山开始矮了,最后山就在脚下,眼前的植被不在是树林或灌木,当山上只有草地的时候,山顶到了,看了看表,耗时约一个半小时。   对于一个骑行的人来说,辛辛苦苦骑上一座高山,唯一的愿望是山上的能见度通透一些,大自然给你呈现一个精美的自然景色。不过,今天空气里的颗粒比较多,能见度差了点,远望的效果有些灰蒙蒙,也许这是大山的下一次召唤,让我有理由选择一个雨后初晴的时候再来骑一次南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