柜族 (/20)2013-11-14 9:00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柜族”人生   文/图 吕剑   哪里有工地,哪里就会有住人的“集装箱货柜”,这仿佛就是城市化进程的伴生品。不知是谁,给居住在“货柜”里的人起了个“雅称”叫“柜族”。   之所以是“柜”而不是“贵”,不外乎这样的住房从外形上看与我们平常看到的集装箱大致相同,另外,它还有一个很便宜的“住宿费”——6元/天。其实这个所谓的“柜”还有个标准称谓“箱式活动板房”。      在我们的身边,“柜族”们通常都是各种工地上的民工,城市化进程加快之后,很多从农村来的农民进城务工后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民工”,出没于城市里各种大大小小工地,是我们的这座城市里“柜族”的中坚力量。工地上的包工头接下工程、聚来民工后,包工头出钱租房子,每个集装箱每天租金6元。因为方便实用,还可以随着工地的变迁而搬走。相对以前工地上的民工住帐篷或窝棚来说,这种“升级版”的工地住所还比较受工人们的欢迎,暂居于此的工人们对“柜子”的接受程度和满意度都不算低。因为“柜子”里不仅有电灯、插座,还可以应承租人的要求安装空调、厕所和淋浴房,设施越来越居家化。      一个“柜子”正常情况下可以住8到10个人,相对租房而言,这样的容量性价比还是很高的,但这毕竟只是一个临时的住所,而非严格意义上的家,所以“柜子”里除却必要的生活用品之外,很少再能看到“享受”类型的家用电器。但这并不表明暂居于此的工人们没有家的梦想。“在我们老家,说个媳妇至少也要3、40万哩,除了必须的彩礼之外,还要有自己的住房,丈母娘们现在都很实在,没房没钱的,在我们那只能打光棍。”从河北农村来打工的王姓小伙说话间一脸的真诚,“要不趁着现在多赚点钱,指定连媳妇都说不上。”      赚了钱回家娶媳妇是一种人生,想办法融入城市成为新的市民也是一种人生,在中国城市化的背景之下,我们的人生每一天都在发生改变。“洛阳米贵居不易”,高楼也罢,“柜子”也罢,都是每个人不同的安身之所,谁能说今天住在高楼上的人当年没有窝居的奋斗史呢?而今天正在“柜子”里挥撒人生经历的人们,晚上安睡之时,也许也做着安居的梦想,高楼与“柜子”都是城市里的现实,而让梦想照进现实的方法唯有努力奋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