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20)2015-07-05 18:00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留守   文/图 卢昭昭   夏日,临近中午,孤独的太阳高挂在山村的上空,伴着我们走进防城区十万山瑶族乡垌平村立曹屯。我们一走近,屯里的孩子便像见到了怪兽一样四散开来。孩子们在几排陈旧房子的柱子和缝隙间穿梭着、嬉笑着、吵闹着。过了一会,好像知道来人并不是坏人时,又聚拢了起来,围着造访者问东问西。   这个位于十万山脚下的村屯,人均耕地仅0.3亩,为了生计,大多数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只留下孩子和他们的爷爷奶奶。在这个小小的村屯里,就有留守儿童50多名。   刚走进立曹屯时,只看到很多孩子在嬉戏打闹,看不到一个大人。也许是孩子的吵闹声,引来了屋内的人,一些老人探出了头,看看外头发生了什么事。过了一会,他们又缩回了脑袋,任由着外面几乎要掀了房顶的吵闹声响着。   这里的房子有点像宿舍楼,一排排的,是几十年前统一建造起来的。整齐的电表箱和同样斑驳的墙角、泛青的柱子。外面晾衣杆上,除了几件大人的衣服外,全是孩子的小衣裳,在烈日下,被晒成硬挺挺的。   有些孩子,胆子大,一路随着我们,在我们的镜头下摆着造型。有些孩子胆子小,一会躲进屋内,一会又忍不住探着脑袋偷瞄我们几眼,或藏到大人的背后。他们有些赤裸着脚,有些跑掉了一只鞋。   今年50岁蒋阿姨的2个儿子在外打工,她照看着4个孙女。平常照顾孩子上学时就有些辛苦。一到放暑假,这4个孩子就像脱缰的野马,蒋阿姨根本管不住这么多的孩子,只能由着他们在屯里四处玩耍。   有些孩子,胆子大,一路随着我们,在我们的镜头下摆着造型。有些孩子胆子小,一会躲进屋内,一会又忍不住探着脑袋偷瞄我们几眼,或藏到大人的背后。他们有些赤裸着脚,有些跑掉了一只鞋。   唐阿伯的儿子和媳妇也在外打工,平常家里只有他和还没到三岁的孙子一起生活。家里没有地,唐阿伯年纪也大了,干不来重活。唐阿伯说:“儿子和媳妇一年回来一两趟,孙子是留守儿童,我是留守老人,不过还好,我们互相陪伴着。”语气中,透着一丝寂寥。   然而,屯里的大多孩子都是这么长大的。他们鲜少见到自己的父母,几乎和爷爷奶奶一起度过了整个童年,帮着家里干活,大点的孩子负责带小的孩子。   今年21岁的蒋可欣在桂林上大学,放暑假她就回到了立曹屯。她是家里年纪最大的孩子,和7个弟弟妹妹堂弟堂妹一起,陪着奶奶。7兄弟姐妹中, 5个是蒋可欣的亲弟妹, 2个是蒋可欣小叔家的孩子,全由奶奶一人带大。9个人挤在破旧的房子里,墙上挂着难得的全家福,三四个人睡一张床。当前正直夏季,每天一大早,几个年纪稍长点的姐妹就和奶奶一起下田里干活,上午九点多赶着太阳还不是很火辣的时候回家。   蒋可欣说,“我也是奶奶带大的,现在年纪大点了,回来和奶奶一起照看弟弟妹妹。因为家里比较困难,爸妈需要外出打工,我们姐弟大家互相照看着。”说这段话时,蒋可欣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没有埋怨。她看着几个妹妹说道,“我们希望能换个好点的房子,然后爸爸妈妈回来大家一起住。”   在立曹屯,孩子们的愿望相似,就是希望爸爸妈妈能常回家。然而,因为经济困难,他们的爸妈又必须在外面打工,有时候过年都不能回来。这个简简单单的小愿望,却是这些孩子最难实现愿望。
 
分享到: